草莓妹.jpg

  小時候,無意間瞥見媽媽和姐姐從衣櫥的衣服堆中,或床頭櫃的棉被堆裡,偷偷摸摸地取出一片軟軟的東西,快速地塞進自己的口袋裡面,快速地離開,那時還以為她們是不想讓我看見什麼寶物。在他們快速離開之後,我也趕緊瞧瞧他們不想讓人看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珍貴的玩具或寶物。原來那些只是一片片厚厚的白白的面紙,上面寫滿了我看不懂的日文字,我不知道那個是什麼,也不知道那個是拿來做什麼的,可是我竟莫名其妙的生氣,氣他們不把這個寶物給我分享,於似乎自己還偷偷地偷了一片,放在自己的百寶箱裡。

  某個全家準備出門吃飯的上午,姊姊胡亂翻了我的百寶箱,看到了那個我自以為是寶物的後面紙包後,拿了出來跟媽媽相視大笑,當時我不曉得他們到底是笑我的不懂事,還是笑我偷東西被抓包了。總之,這樣愚蠢的事情,我竟然到現在還記得,整件事情結束了,她們還是沒告訴我,那個厚厚的,上面寫滿日文的面紙到底是拿來做什麼的。

  第一次初經來到,壓根兒不知道那個是什麼東西,即使上課了,老師在課堂上也只是講:「我們每個女孩子進入青春期後,都會有月經...」然後就沒了。但是月經是什麼?或者是下課時候聽同學講:「我媽媽說不久我們就會有月經,就不可以激烈運動樣跑步了ㄟ...」「我那個來了ㄟ...」「那個是什麼...」「就月經阿...」「月經是什麼?...」「阿就月經阿...」...,許多的談話結束,我還是不知道,所謂的"那個來了",就是在自己的褲子上排出一攤看起來有點噁心、恐怖的紅色液體。

  所謂的periods 或 menses,應該是恨多小姐們又愛又恨的東西了吧,要說他是好朋友、好親戚,應該沒有人想要張開雙臂地去歡迎她。可是當她不來到的時候,還是會緊張她到底是一時的罷工,還是真的宣告退休了。早來了,我們會認為自己不正常,怕萬一一個人一輩子注定會產出多少顆卵子,那會不會被提早用完了;晚來了,有男朋友的女生可能就偷偷地在洗手間做任何的test,沒有男朋友的女生們則開始猛喝中將湯,希望她趕快來到。

  我從來都不喜歡她的存在與來到,這讓我不想賽跑、泡溫泉、游泳、考試或上班。可是如果我想生小孩,想要繼續美麗的話,又必須依賴她每個月這樣子地對我任性一次。我也試著想辦法試著讓她跟我好好相處看看,不過看來我似乎還努力不夠;都怪我沒有耐心與恆心,老是懶得服用中醫的調養。

  好吧...也了這篇反省文的同時,冬天也來臨了,冰品誘惑降低,是該好好看個醫生,好好地調養改善了。

圖片來源:DALKI'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ashi 的頭像
okashi

お菓子

o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