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自個ㄦ的家外,哪裡是你覺得最自在的小空間?

  擁擠的大台北都會裡,辦公大樓果真寸土寸金。我們既沒有像新加坡那種開放透明的旋轉樓梯間提供員工沉思;日本辦公大樓開放頂樓作為那些爛漫的上班族哈菸、分手、表白、談判、談心事的場地(台灣的辦公大樓頂樓門一打開警鈴就想了,全天下的人就知道有人要偷情或是想不開);也沒有像韓國上班族有個廣大的茶水休息間,可以坐著好好地商量如何對付她們的情敵(連續劇看很多)。在台灣,想要發呆或休息的話,除了公司外偷偷逛大街外,好像只有…公司的殘障盥洗室了;而要進行祕密分享,就是在樓梯間。

  洗手間、盥洗室、廁所、化妝室,這些字眼糾正來,點綴去,其實都擺脫不了它真正的功能取向,也許這真不是一個好地點、好話題、好感覺,但在台灣工作的我,想要一個人發發呆、放個空或是喘個氣時候,那是我覺得最舒暢的地方了(某方面心靈上的舒暢)。

  以前最早工作的地方,辦公室外的洗手間非常的窄小。壓根ㄦ完全不想在裡面多呆一分鐘。隨著工作轉換,辦公室地點搬移,曾經呆過一家在信義路花旗大樓樓上的公司,那個時候的工作是系統分析,每天九點一進公司之後,就開始坐在位子上畫UI,辦公室安靜到只有聽到鍵盤的聲音。這種可以聽到大頭針落地的環境,真是難以忍受。

  那時候,位於女生化妝室最裡邊的殘障室,空間寬敞又清爽乾淨,旁邊一個大大的玻璃窗,可以鳥瞰信義路上的玩具車和小個子(當然有測試過不會看到馬桶端啦)。於是乎,這個小小的寬敞盥洗室竟然成為我最愛去的地方。想休息的時候,就到那邊望著窗外的無聲的車水馬龍,做做身體的伸展,轉頭、伸手、抬腿、彎腰,後仰、弓背…只差沒有劈腿;或呆呆俯瞰著行人道上的小行人,猜想他們正要去哪裡,幻想發生在他們週遭的故事。

  只可惜,在那家公司做得太嘔心瀝血,做到送急診去了,只好順應天命,找個比較just a little bit 輕鬆(一定得這麼說地)的工作。於是乎,除了現在公司樓下的便利超市,辦公室外的洗手間,雖然不是最愛,但也可以算是我自己想偷偷放鬆休息的好去處。

  工作很累的時候,想哭的時候,或想放空的時候,就跑去殘障洗手間躲了起來。裡面雖然不若先前公司的洗手間來的高級,但sometimes也算寬敞乾淨。由於它沒有什麼寬大的窗戶可以看藍藍的天,只有灰灰藍藍的天花板可以盯,因此在裡面多半不是坐著望著天花板放空、偷偷打iPhone遊戲,就是在裡邊偷偷小憩,練就了可以成功地坐著睡一小覺的功夫。 

 toliet1.jpg
像這樣嗎?我希望我可以....圖片來源

  真搞不懂,為什麼會想起這個話題呢?原因是,我實在太需要一個小小私空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ashi 的頭像
okashi

お菓子

o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