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花.JPG 

 

  小草對大樹說:
  「我好羨慕你,可以抬頭享受暖暖的陽光;鳥兒老快樂地停留在你的枝幹,邀你同享他們愉悅的歌聲…,可我只能在黑暗的樹蔭下,孤單地隨風擺動。」

  大樹低著頭對小草說:
  「小草呀小草,這你就錯了。在下雨的時候,我已為你擋下冰冷的雨滴;在晴朗的時候,你也可以享受沁涼的樹蔭下,同你身邊的可愛花朵一起駐足休憩,與老是圍繞著你翩翩飛舞的蝴蝶同遊。」

  在高中時候的某個夜晚,由於家裡要搬到對面的屋子;姐姐又已北上求學,在我幫她整理她的房間時候,由一堆她隨手寫的紙疊中看到的。這樣的一個小故事,不知道是她自己隨意寫的,或是在哪裡看到隨手抄下來的。

  當下的我,只是覺得這樣的字句與詞彙很美麗,還把它掛在BBS上當我的簽名檔。那時的我,正值不識愁滋味,卻執意強說愁的年紀。每天只來回學校與家裡間,生活中除了課業、聯考,就是一直強力維繫的國中同學友誼,以及高中的同學們。我的眼淚,也只為考試分數、功課壓力,以及在同學間產生不被重視時而流;但是那些,應該是當時的自己,所謂的生命的全部吧。

  隨著北上求學、外地工作。我認識不少各式各樣的朋友,遇到各式各樣奇特的狀況,聽了不少奇怪的故事;談了幾場戀愛,也曾在似乎不得已的狀況下分開。我也會好羨慕人家順利地找到高薪的工作,遇到好的主管;可以很早就找到喜歡的人,很順利地踏上結婚的里程;亦或沒有經濟的後顧之憂,旅行、買屋、購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或衣物…等。小至辦公室位置的安排,大至順利結婚生小孩,有的時候,我也難免地去計較與羨慕著。然而,相對他們也羨慕著我穩定的職業、多樣化的工作內容、和樂的家庭與小康狀況、可自由調配的自我時間,或不用顧忌太多的男女生朋友約會或相處。

  這似乎就跟他們說的,在意的是杯子裏只剩下半杯水,或者杯子裏所幸還有半杯水的想法一樣。一樣的事實,不一樣的角度與想法,所產生在心理面,影響到自己的心情也因此不一樣。

  希望,在我生活順利的時候,可以隨時往好的角度想;也要學習著,在遇到不開心的事情的當下,仍然可以讓自己依舊是朝著同樣方式去面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kashi 的頭像
okashi

お菓子

o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